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时空门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看着护士离开的身影,张昊捏了捏额头。感觉头部还是昏沉沉的,隐约有些刺痛,仿佛脑袋中被人塞了很多东西进去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昊的脑海中确实多出了一些复杂的信息,但眩晕的滋味让他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辨识。

    刚才醒来的时候,看护的护士找来医生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。说张昊有些轻微脑震荡,感觉头部眩晕是正常情况,很快就能恢复过来。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真是流年不利啊!张昊苦笑着想到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并不复杂,张昊之所以住进了医院,完全说的上是见义勇为。

    张昊的手机坏了,今天特意跑了趟电科城买了部山寨机。出了门在路上遇到了小偷抢劫,当时小偷正好跑过张昊身边,听到后面人的招呼,张昊下意识拉住了小偷,两人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张昊这大半年一直在工地做小工,体格练得很不错,就要扭住那个小偷的时候,谁知道那个小偷竟然拿着刚刚抢来的手机直接拍在了张昊脑门。

    当时张昊就感觉脑门一痛,紧接着就感觉头部涌入了莫名的气息,那种胀痛让他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昊嘴角抽搐下。那是苹果手机啊。怎么还有神机诺基亚的风范了?!张昊知道被手机拍到脑门不是他昏迷的主要原因,元凶应该是随着手机而来的莫名气息。

    但别人不知道啊。想着刚才护士和医生目光中蕴含的古怪意味,张昊就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被手机拍晕,再怎么见义勇为都有些丢脸啊。

    张昊没有白受伤,听护士讲,小偷已经被抓住。失主很够意思,见到张昊昏迷直接叫了120将他送到了医院里,先是详细检查了一番,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后,送入了单人病房。

    因为还要去派出所处理小偷的事情,所以失主暂且离开。走前还特意请了护士看护。

    没有通知张昊亲人朋友,还是因为张昊新买的手机同样摔坏了。

    随手将一边柜子上的手机拿了过来,这是他今天新买的智能山寨机‘大苹果’,看着屏幕的裂缝,后面机壳更是直接碎裂成了几块。张昊眼角抖了抖,今天真是和手机犯冲啊。

    显然张昊的手机就是在和小偷扭打的时候摔坏的。这可是刚刚买来的手机,虽然价值只有苹果手机的十分之一,但张昊还是心疼。不知道这种情况商家会不会包换保修?想来不可能吧!

    尽管心疼,但是多想无益。

    医生说张昊的情况并不严重,只需要在医院观察两天就可以。刚才张昊借了护士的手机给工头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,倒是不用担心太多。

    将手机丢回了柜子上,张昊按捏着自己的头部。这时候头部的眩晕渐渐平复,张昊终于可以了解一下脑海中多出的信息。估计这些信息就和张昊被手机砸在脑门时涌入脑袋的莫名气息有关。

    且不说那莫名气息让张昊有了身娇体弱的嫌疑,更关键的是自己脑袋中多出了莫名其妙的东西,张昊肯定不放心。

    昏迷的时候,张昊被推着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,都没有发现什么,显然那莫名其妙的东西很是神秘。

    辨识着脑海中的信息,张昊怔怔的坐了起来,满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意念一动,眼前就出现了一团仿佛水波似得光晕,清清亮亮,透着柔和的光。

    随着张昊的意念控制,这团水波似的光晕忽大忽小的变化着。这神奇的状况让张昊对于脑海中的信息不得不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正要详细验证一下,张昊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,神情微动,那悬浮在张昊身前犹如水波似的光晕顿时没入张昊额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片刻后,病房门打开,两个漂亮的少女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高腿长衣着讲究的少女明艳妩媚,另外一个只是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,扎着马尾,清汤挂面格外清纯动人。这两位放在大学里恐怕都是系花校花级别的女神。

    “帅哥,今天谢谢你了。不然我手机被抢走的话,可是会很麻烦的。”那个明艳的少女微笑道,笑容明媚动人,“对了,我叫苏琳琅。至于这位,你猜猜看,她是谁?”

    苏琳琅显得很外向活泼,推着那位清纯少女到病床前。

    脑子还有些迷糊的张昊这时候清醒了过来,显然苏琳琅就是失主了。没想到失主竟然是个漂亮的青年女子。听着苏琳琅的话音,那位清纯少女似乎是个熟人?

    张昊皱起眉,他并不想看到什么熟人,特别是在他如今这种际遇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但人已经到了面前,总不能视而不见吧?

    无奈之下,张昊端详着清纯少女,看着有些眼熟,却一时间想不到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大鹏哥,我是舒芸。咱们有七八年没有见过面了吧?”少女微笑着解开了谜底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芸,你大鹏哥都忘了你啊。你可是见到他就想起他是谁了啊。”苏琳琅在一边起哄道。

    “舒芸,啊,是你。不好意思,你变化太大了。你不说我还真不敢认。你怎么在琴州?在这边上学?”张昊这时候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位少女是谁了。

    舒芸和张昊是老乡,以前甚至是同村人。

    几年前舒芸亲生爸爸酗酒出了车祸,她跟着妈妈改嫁去了邻县。自从那之后张昊就很少见到舒芸了。

    不过以前张昊倒是听父母说起过,舒芸回老家看她亲戚的时候,也会去探望一下张昊母亲。因为张昊母亲曾经是舒芸的老师,当年没少照顾家庭环境不好的舒芸。

    说起来还真是女大十八变,在张昊印象中,舒芸小时候虽然相貌清秀,却并不算多么的出众。如今却如此的清纯动人。

    至于所谓的大鹏,是张昊的小名,只有同村的人或者特别熟悉的朋友才了解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就在琴州大学上学。”舒芸脸上满是遇到故人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大鹏哥你怎么也在琴州,我听三婶说,你不是在中海上大学吗?对了,你今年就要毕业了。是来琴州找工作吗?这样也好,中海虽然发达,但琴州离家更近一些,而且这边发展的同样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听到舒芸提到大学提到工作,张昊脸顿时涨红,火辣辣的,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,神情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想到去年自己还在国家名校中海大学上学,前途不说无量,却也足够光明。但如今却沦落到了工地上搬砖。张昊心中一直被他刻意压抑甚至忽视的仇恨和怨念就翻腾不已。

    舒芸和苏琳琅有些愕然,不知道为何提到大学,张昊是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年被开除了。如今就在琴州做小工。”张昊声音酸涩,说的艰难。虽然张昊好面子,并不介意说谎,但是在小时候的熟人面前,他没办法说谎。因为在熟人面前谎言很容易被扯破。

    舒芸沉默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