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4章 番外·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他叫莫,是一名刀魄。

    他其实不叫莫,他的刀名为浮生若梦。

    他的刀已经存在很久很久,但他也已经醒来很久很久了,他的刀是斩魄刀,他的名字合该是刀的名字,可是不知道为何,他在醒来的那一刻,莫这个名字就刻在了脑子里,明明没有过去,刀魄都没有过去,他们都是在斩魄刀中新生的,但他觉得自己是不同的,就好像他拥有莫这个名字一样,他的过去和其他刀魄应该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还觉得冷,自他醒来他就一直呆在池底,池子的水清澈透明,静幽幽的透着一层淡蓝,一眼望去他竟看不到岸上,所以他知道,这个池子很深很深,深到让他恐惧。

    他在等人,等可以发现他的人将他带走,可他等了很久,有很多人都从池子边走过,他依旧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,他觉得更冷了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池边又来了一个人,他并没有和之前那些人一样从池边走过,而是蹲下身,直直的看入池底,盯着他看的样子安静而专注。在那双眼睛中,他看见了自己,暗红色的刀鞘、暗红色的刀柄、暗红色的刀身,颜色单一的简直枯乏无味,可莫名的,他很喜欢自己的外形,他觉得,这样的自己简直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那个人朝着他伸出了手,那只手很好看,说不出的好看,虽然手上有着因为常年握刀而磨出的一层茧子,但他还是觉得好看,好看的让他无法拒绝。所以,他成为了那个人的斩魄刀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斩魄刀,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想叫你浮生若梦,要不,我帮你起个名字吧?莫,就叫小莫,可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在那一刻,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凝视着他的柔和视线,他觉得,这个男人,正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理由,要不然为何男人会知道他叫莫呢?

    “你呢?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取一个吧,刃,我为刀你为刃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手中的斩魄刀,冷肃的脸色逐渐柔和了下来:这是他的半身,唯一的、永不离弃的伙伴。

    很快的,莫就知道了他在刀池无法了解到的事情,这里是死亡后的世界,这也是一个混乱而危险的世界,因为到处都有着恶化的死灵,他们以有未恶化的灵魂为食,他们的食欲更是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为了保命,未恶化的灵魂们开始组成了团体共同抗敌,一开始是三三两两的小团体,很快的,小团体和小团体之间合并,逐渐壮大了实力,但饶是如此,他们依旧每天会有很多的伤亡,因为和他们相比,恶灵们都是一群不知道害怕和疲倦为何物的怪物。

    刃没有加入到团体中去,他一直都孤身一人一刀,斩杀着那些恶灵。一开始并没有人发现他,但很快的,以一人之力就能重创数十只恶灵的刃就被众灵所知,他们开口邀请刃加入他们的团体,无一例外都被刃拒绝了,对刃而言,他的伙伴只有小莫,他的信任也只会给小莫。

    被拒绝后,灵体们并没有灰心丧气,但也没有继续纠缠强人所难,在这个时代,没有恶化的灵魂都不是什么利益熏心之辈,他们团结友好互帮互助,只要是自己人就绝不包藏半点儿私心,所以,在刃拒绝后他们也没生出什么不满,而是还想着到时候帮衬一把,毕竟无论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,双拳难敌四手,总有疏忽大意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刃身上太有领导气势了,灵体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过来求助,刃虽然冷言寡语但对旁人的求助也不会无视掉,有的时候是三言两语的提示,有的时候是锐不可当的杀戮,如此往复,渐渐地灵体们竟有了粗粗的体系,而刃,则被所有灵体默认为首领。

    混乱的局面慢慢得到了控制,恶化和未恶化的灵体们各自占地为王泾渭分明,就像是对垒的两军,守着分界线三天两头打一场,虽说生活好了许多,但介于恶灵们那种恐怖的食欲和只剩下捕食本能的兽性,只要不彻底的将它们赶走,生死搏斗就不会停止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情也不是三两天就能够做到的,未恶化的灵体们倒也不急,反正比起以前的毫无还手之力现在已经好了太多太多,这也让他们看到了希望,只要有了希望,生活再艰辛也不会太难过了。

    “刃,你怎么又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着你的刀?再看你也看不出朵花儿来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灵叫铃木,也是一开始发起组织的领头灵体之一,现在,他和其他九个灵俨然成了刃的亲卫队一般的存在。他们自称死神,因为他们觉得在面对恶灵时,只有化身死神才能够打败恶灵。

    他们十个灵手下都有一个番队,正是一开始属于他们的小团体。现在,他们听刃的,管下面的。若把刃比作王,他们就是王下护卫队长,帮着王管理王座下的臣民。

    刃没有回答,依旧沉默的注视着手中的刀。一天一天,他和小莫一起浴血奋战同生共死,他越来越渴望能够见到小莫,能够和小莫面对面的拥抱谈笑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刃的回答,铃木也无所谓,因为这种待遇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反正他们的主君就是个恋刀魔,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洗澡,反正这把刀就从没被主君放下过,甚至连当初主君发现这把刀的池子,都被主君起名为刀池。

    不过,那刀池倒也是池如其名,虽然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个池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也不知道池子究竟有多深,但突然有一天,他们十人竟都在池子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刀,明明一开始那池子里什么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他们对刀池那是好奇的紧,但再好奇他们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把刀池当神明一样给供起来,希望能够多多结出几把刀来,也好增强他们的力量。要知道,刀池出来的刀可不是一般的刀,用刃的刀的刀魄的话来说叫斩魄刀,他们用了后实战能力那是妥妥的翻了一倍,如果每个灵都有的话,那不就相当于增加了一倍的力量?

    不过或许是因为他们太贪心了,自从他们十个都得到一把斩魄刀后,刀池就再也没有出现斩魄刀了,这个事实也让他们发热的头脑逐渐冷静了下来,回首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的将希望寄托到外物上了,顿时一声冷汗,也从此将心收了回来,踏踏实实的开始增强自身实力。

    “我说刃啊,你的斩魄刀的刀魄是不是太害羞了点?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,也该让他出来见一见了吧?”

    刀池出来的斩魄刀都有刀魄,他们的自然也有。刀魄都能具现化,只是身影比起他们来讲会比较淡,男女老少也各不相同,性格更是千奇百怪的,不过这也和他们斩魄刀的能力体系有关。比如冰系的,不管男女老少都是冷冰冰的,而火系的就是一个相反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刃终于给了铃木一点反应,他抬头看了一眼铃木,目光淡淡的不含喜怒,但偏偏让铃木从其中感到了几分杀气。当然,这杀气和面对恶灵时的杀气不同,更像是带着一点儿迁怒的怒气。

    他这是……说错话了?

    铃木哆嗦着摸了下手臂,顶着满头的雾水看向周围九个小伙伴求救,但很可惜,小伙伴们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,那见死不救样看的铃木觉得手痒痒——这都是些什么人啊,就欺负他头大无脑么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等心里掀完桌子,铃木惨兮兮的瞅着刃,决定当个不耻下问的好灵体:“刃,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刃动了动,侧头看向铃木,一双眼静幽幽的,语气起伏一贯的不大,却无端端的让人听出了几分委屈的意味:“我,从没见过小莫。”

    其他十把斩魄刀的刀魄都出来过,唯独小莫,从一开始他就只能和小莫对话却见不着小莫长什么样,明明小莫是最强的,为什么不肯出来?是……不喜欢他吗?

    委屈啊!是委屈啊!!委屈的还是刃啊,那个面部表情十年都不换的刃啊!!!

    顿时,看天看地的啥也不看了,齐刷刷的转过来看刃了,虽然吧,因为刃的寡言他们也不知道刃和他的斩魄刀之间究竟有什么故事,但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,浮生若梦对刃而言是特殊的,是不同于任何人对刃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见过,战争结束后刃怀抱着浮生若梦,目光低垂着和浮生若梦说话,虽然依旧面无表情,但那时候刃眼中的温柔连他们都看了动容。说实话,虽然刃是他们认定的王,但他们也不能否认刃的性格有着缺陷——刃没有欲·望。

    是的,刃他没有欲·望,连最基本的欲·望都没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