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1章 舞裙新染曲尘罗 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湖里隐约传来几声水花跳跃的声响,哗啦哗啦地拍击着河岸的水草。银白的月光洒落,湿漉漉的玉烯不慌不忙地游上岸。

    “混蛋玉烯,你敢靠近一下试试。”染柒愠怒吼道,随手抓起地上的几块石子,对准玉烯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玉烯愣了一愣,随即大笑起来,深邃的眸子直直望着染柒躲藏的岩石,尽管周围一片漆黑,但还是看到了染柒如凝脂白玉一般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阿嚏——”冷风拂过,染柒打个冷战,一连打了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站在岸边的玉烯似乎没了动静,只听见水流潺潺流动的声响。“怎么这么安静?”

    染柒探出头往外看了一眼,只见周围一片静谧,连个鸟影都看不到,更别提那个玉烯了。

    “玉烯!”染柒恨恨低吼,披着湿透的衣衫迅速冲向竹屋。

    果然,玉烯早已换了衣服坐在篝火旁烤着火,手里还抓着一条热气腾腾的烤鱼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他的面具也已经擦干净重新戴在脸上,只有头发还湿着,头上的玉冠放在身旁,束发散乱地垂在肩头。

    染柒凝眸看向他,攥紧双拳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两拳。可刚要迈出脚,才发现自己衣衫尽湿,玲珑的身段在篝火前若隐若现,一时间她竟是羞怯愤恨,双颊透着如胭脂浓妆一般的绯色。

    她连忙冲进屋子,从衣柜里拿出一身白色男装换了起来,就在染柒正换着衣服的时候,窗外突然响起一道隐忍的笑声,“嗯,还挺合身的嘛。”

    染柒顺手抓着桌上了茶杯,冲着那张欠揍的脸上砸去,一声怒吼惊天动地,“滚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茶杯正巧砸在窗棂上,碎裂的瓷片四散迸出,而玉烯早已手脚利落地躲在一旁,将窗户死死关上。

    窗外响起一阵朗笑,“我说的都是真话!”

    该死的玉烯!占了她的便宜不说,还满嘴歪道理。

    染柒打理好一切,愤愤不平地出了房间,看到玉烯坐在篝火旁吃着烤鱼,摆明就是一副欠揍的脸孔。

    “喏,这是你的。”他给染柒递出一条烤鱼,薄唇轻扬,“别生气了,算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染柒媚眼一眯,怀疑地看着他,过了许久才冷冷说道:“哦?那玉公子到底是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玉烯突然一脸正色,伸出右手指向天空,“我发誓,以后绝不偷看染少爷沐浴,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从今往后,在下也绝对不偷看染少爷更衣,不然这辈子娶不上老婆。”

    染柒继续冷哼,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她走上前几步,一把抓住玉烯的衣襟,与他横眉冷对。“真的没了?”

    冰肌玉肤近在眼前,水润的红唇正对着他,玉烯甚至还能听到微微的呼吸声,感受到一阵阵温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脸颊瞬时热起来,双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声音不自觉地发颤,“还有么?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染柒凑上前盯着他的眼睛,虽然隔着一层面具,看不到他的表情,可总觉得此刻的玉烯神情有些怪异,眼睛里好像能冒出火光一样。

    染柒意识到与他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,连忙收起手,将他推到一旁,怨怒地坐在火堆前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“柒儿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染柒侧过脸并不理会他,可眼角的余光却注意着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知是火光的热度还是刚在那一吻的余韵,此刻她总觉得一股热浪冲击着胸口,耳边突突地响着急促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这个玉烯总是让她觉得熟悉,就连他的戏弄,她也无法真的生气。

    玉烯看她沉默不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