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3章 鸿门清歌暗香醉 三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济城的四季最是分明,昨夜可以清风似水,今日也可以艳阳遮空。

    过了一夜休憩无虞,沈容谦换下了满身疲惫,看起来精神多了。只是昨夜吃了不少的燥物,伤口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他跟着染柒一起前往凌轩阁赴宴,其实这是盛京酆都常有的茶宴,名门士族喜好在景色雅致的地方品茶作诗,越是身份高贵越是喜欢附庸风雅,借此彰显他们如莲似竹的高风亮节,沈容谦对这种茶宴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若论锦绣文章,云涴国比不了东昭,东昭大街上随便抓出一个顽劣小童都出口成章,他们眼中的文采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领,不是为了攀附权贵,而是把才学作为求生的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出入皆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东昭国追求的是一种文治天下,人人皆有书读,甚至连孩童启蒙的读物都朗朗上口,让人记忆深刻。东昭国重文,因此满朝中缺少可以冲锋陷阵的武将,若是有朝一日被人破国,再好的文采也没有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自从到了济城,染柒便换上男装,水蓝色的长袍穿在身上,衬得肤色更加白皙,她的长发用同色锦带束起,如同马尾一般垂在脑后,娇艳中略带英气。卓翊已经备好马,站在大门外等候染柒,看到她悠哉游哉地晃出大门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你让我早早准备妥当,你自己却日上三竿才起床,连早饭也没吃好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这几天到哪里都是吃,七天过去估计我得胖上一圈。”染柒不甚在意地应道,牵过缰绳一跃而上,转而看向沈容谦,待他在马上坐好,她又说道:“卓翊,你今日就在家里呆着吧,没什么事我就早些回来,反正我有人陪着,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卓翊点点头,笑着拍了一把马屁股,直待染柒和沈容谦的背影渐渐淡出视线,他才转身走进院子。一声口哨响起,几个打扮各异的男子从角落里走出来,整齐地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此次家主身边只有沈容谦一个人,万事小心,别露了痕迹。即便让他认出来也无妨,把自个当成家主的暗卫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卓翊看着几人消失在眼前,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,站在院子里踱步乱转。端木霆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来,看他一副毛毛躁躁的样子,不禁感到好笑。

    “好歹你也跟着家主几年了,怎么还是改不了这个性子。她不小了,哪能还像以前一样担心这个担心那个。”说起来,他们三人一直跟着染柒行商四国,比管家还管家,平日里不只烦心染家的生意,还要烦心怎么才能照顾好那个小丫头。当年那个昂着脑袋嘲笑他四体不勤的小丫头,转眼间已经成为云涴国首富之家的家主,承担着整个商业帝国的重担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……”卓翊没有多说,有些事情他不能告诉端木,也不能告诉沐风。沈容谦的出现,也许会是一场灾难的开始,如果调查的没有错,整个云涴国也会陷入无法预知的动乱中。

    “沈容谦……”染柒随手摇着手里的缰绳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隐相吗?”

    沈容谦怔愣一下,随即恢复自然。“没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曾经说过,你家住酆都近郊,明年打算参加科考吧?”染柒拉着缰绳,将速度放慢,慢到可以与他并排,稍稍侧过眼看向沈容谦木讷的面孔,“若是有机会金榜题名高居庙堂,你或许就知道隐相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同意我参加科考?”沈容谦露出欣悦的笑容,紧紧跟上染柒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呢?我染柒的男宠成了云涴国的金科状元,好事啊!”

    沈容谦再次无语,一张脸涨得通红,却根本反驳不出一句。他有什么资格反驳,被迫签下卖身契,终身为仆为奴,字是他签的,手印是他盖的,就算有朝一日金榜题名,也抹不去他卖身染家的事实。

    染柒笑笑,径自骑着马向前飞奔,徒留一道马蹄印给郁闷不已的沈容谦。

    桃花满园,扑鼻而来的香甜让人心醉不已。染柒来到凌轩阁的时候,已经快到正午,整个凌轩阁里热闹非凡。赏着花,喝着酒,伴着丝竹之声,舞女蹁跹跳跃,若隐若现的景致有种天上人间的妙意。

    “染柒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响起,染柒凝目望去,此人是沧澜国的马商,柴家庄少庄主柴飞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柴少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既生瑜,何生亮的孽缘吗?也不晓得这位柴少爷犯了什么邪,每次见到染柒都是一副活似别人欠了他三千两银子的倒霉相。

    “柴老庄主尚在?”

    “托你的福,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万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